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细节描写练笔】《湮》

※本文为自杀全过程的细致描写

※文章涉及溺水的身体反应,阅读可能会造成不适,请慎重点开

※文体参照莫言《欢乐》

 

湮 

 

> > >

 

你从软语似的梦呓中缄默着睁开双眼。你有些讶异却也面容平静,你已经再次来到了这个港口,对你而言似乎是必然的事情。

 

你抬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石英机械表,时值凌晨3时整。冰冷的嘀嗒声逆着海浪声进入你窄小的耳道,在鼓膜上有节奏地敲击出平缓无波澜的乐曲。

 

你带着一丝牵扯着的留恋缓缓放下你的手,似乎视线无意中已经缠绕在了那根小小的指针上,你并非没有一秒幻想它能带动着整个永远无法逆转的时空停下。让你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对永生抱有希冀可不是你应该的作风。

 

于是你忍痛把视线生硬地切断,滴着光阴的血液抬眼看着夜幕里弥散的阴霾下流淌至脚边的海水,它就像是一只黑色的小鸟,有着丰泽柔顺的毛羽,带着一点俏皮轻柔地啄食着你的鞋尖,直到你的双脚脚尖绽放了涟漪,有一圈被濡湿的痕迹。

 

大脑正处于与生物钟微妙地同步的休眠状态,你尝试着为它空虚的内部填上一些东西,比如回忆、比如你应该留恋的事物。但是你意外地发现你无法寻找它们,因为在你趔趄着走向这片海域时,像只狼狈的小动物一样匍匐进母亲的怀抱时,你已经将它们都抛洒在了你的沿途。争吵、压力、疲惫,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你拥有的只是一个躯壳,和瑟缩其间的再也无法哭泣的灵魂。

 

你急不可耐地蹲下身,褪去了鞋袜,将它们最后一次整齐地摆放好,放在那串长长脚印的尽头。你不再去看那绵延到灯火通明的世界的路,走过的路就再也不要去念想了,你这样告诉自己。

 

你向前走了一步,松软的海沙里夹杂着破碎的贝壳和玻璃,扎疼了你柔软的脚心。但它软弱的劝慰被你踏进了深陷的沙中。你的趾尖被海水触碰时,莫名的寒噤带着一股凉意侵染了你全身的细胞,以至于你感觉自己下意识地咬紧了牙、绷紧了脚趾。你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指甲摩擦着裤腿的布料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

 

「在害怕吧」

 

「回去还来得及哦」

 

低低的呢喃在你的耳畔混杂着海浪声,粗暴地拽扯着你的头发和衣襟,试图要你回头。

 

“我也想啊……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样想着的你越发地痛苦起来,你开始为自己走到如今而感到悲哀,为什么曾经骄傲如你会落到如今的地步。你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去,夜里的水是浓稠的黑色,你艰难地克服着水压带来的行走不便。你感到了辛苦,你突然很想哭泣,就像是想要最后一次地将情绪完全地崩溃一般。

 

很想哭泣,像个孩子一样,仰着头,大声地哭喊出声,眼泪无法止住地向下流淌,和你被海水没过胸口的衣衫融合在一起。你张开了嘴,发出呐喊,最开始时是悲恸的、绝望的,最后是嘶哑的、公式化地,你哭泣着直到忘记了自己哭泣的意义。

 

冰冷的液体已经将你脖颈以下的身体完全地包容,只剩下你不甘心的头部,像一只浮沉的小船一般,上下地浮动,你的身体因为浮力的作用开始有了不平衡感。你的手开始无意识地向前伸去,试图抓住什么,但是指缝间流泻而过的只有液体。

 

你似乎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绊了一下脚,你趔趄地向前了一步,水涌入你的口腔,咸涩的腥味弥漫了味蕾,深水中你艰难地仰起脸,试图让那可怕的味道不要再重复,但是结果却恰恰相反。不断向你的脸拍击的海浪将那些液体灌入你的鼻孔,你不得不拼命地将嘴里的水咽下肚以求得一点可怜的空气进入你狭小的气管。你口腔上部的柔肉有着莫名的疼痛,你想用舌头安抚它,却发现水流将它们分隔而开了。

 

你想要后退,但是发现自己的脚尖只能勉强触碰着水底。偶尔有游动的生物和细碎的海草从你的腿间掠过,酥痒的感觉令你毛骨悚然。你开始渐渐失去了平和的心境,最初所想的平静的走向死亡,这样信誓旦旦的话语被你忘得一干二净。

 

你终于在一个猝不及防的大浪中彻底失去了平衡,向后栽倒落入水中。

 

水流比刚才更加肆无忌惮地进入你的身体,你的耳道中被液体充斥到饱和,水流发出沉闷的响声击穿你的鼓膜、你的鼻腔和嘴里充斥着液体,你的双眼被海水刺得疼痛以至于不得不闭上双眼,你的世界一片黑暗和混沌,就像这个世界被创造之前最初的本真之中一般。海水之中夹杂着的可怜的空气完全不足够你的呼吸,你将海水不停地咽下,企图能够呼吸到一口微弱的氧气,但是当一股冷流刚刚涌入你鼓胀的胃部,另一口水又接踵而至,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你认为这样痛苦的过程已经过去了很久,但这只是刚刚开始。

 

你开始恐惧地挣扎,你忘记了一切,死亡所带来的阴霾像是这你正陷入的海水将你完全地缠绕包裹,你像是被死神精心装束而成的活体木乃伊,你想要反抗着令人发指的命运,你的身体像是软体动物,在海水之中翻滚、扭动,你的手本能地开始上下挥动,你发挥着仅剩的,从体育节目中看到的游泳者那儿偷得的技巧开始争取活着的机会。但你很快发现,那完全无济于事。

 

“救命……”

 

你试着这样求救,张开的嘴迎来了更多海水的酷刑,你的胃已经被水完全的填充,你只想将它们全都呕吐出来,但是被液体所密封的空间让你无法这样做。但你没有别的办法。

 

“救……”

 

你再次张开嘴,一股细流悄然地流入你的气管。这让你疯狂地咳嗽了起来,会厌软骨被水流冲击得疼痛难忍,你的肺部侵入了液体,咳嗽这个动作让更多的水毫不留情地进入了你呼气的地方。

 

你的胸口开始有剧烈的疼痛,它们蔓延着,牵扯你每一次开合的嘴唇,你开始有了窒息的感觉,大脑供氧不足导致的思维障碍致使你已经无法再思考。

 

你鼓起了充血的双眼,一只手痛苦地掐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无力地向前伸着,水下一波波的暗流将你与陆地越扯越远,你的脚下已经无法看见水的底部,你像是被松脂包裹的小虫,只剩下双腿无力地蹬动。

 

你的身体开始痉挛,机体的各个部位都拉起了强烈的警报,但这对于你无法再控制它们的中枢神经而言,只不过是一场遥远的梦语,你始终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身体缓慢地抽动,你用仅剩的思维看向了你在水中时而颠倒时而翻滚的躯体,但你什么也看不到,实质上,你的腹部已经鼓胀得像是孕妇。你被泡得发白的脚趾,此刻弯曲成奇异的姿势,似乎是在挣扎过程中趾骨已经断了。你的脚底被划破的地方渗出血液,像是一缕幽红的轻烟在海水里飘动着。

 

你已经无法再去回忆。

 

死亡不会给任何人留下缅怀过去的时间。

 

你的衣兜中的塑料小瓶漂出来向上浮去,里面是你长期服用的抑郁症药物。

 

你的钱夹沉入了海底,里面是一些零散的钞票,和你偷拍的心爱的人微笑的照片。

 

你的世界在这片海域里分崩离析,就像你的身体终将被其他生物蚕食殆尽。

 

你成为了这个世界自杀者中的一员。

 

你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你将就此解脱了。

 

 

 

 

是吗?

    

 

    Fin  2014/5/30  23:45:44

 

评论
热度(11)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