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颗粒苍】繁星沙漏[短篇Fin]

DMMD二次创作第一篇。

大概是Clear在修复期间的小插曲

BGM:星を渡る鸟

http://music.baidu.com/song/91044962/080756d3c62085440e0a9

 

> > >

 

    在转过那个小小的角落后,便有什么声音传到了耳中,细小得有些飘渺,就像是窥听到了另一个星球的低喃絮语。但是再向前走时,就像是穿越繁星一般愈发地清晰起来,直到来到了那冬夜依然闪耀的星芒之前。

 

> > >
  
我好像做了一场漫长的,漫长的梦。

梦境里有无数的沙漏在流泻着令人心焦的缓慢的细沙,有遍天的星星环绕在我的身边,有信鸽的羽毛落在我的鼻翼,有划过的流星拂过我的发梢。还有一个无比温柔的声音回荡着,萦绕在我的耳畔落下一个小小的吻。

「Clear。」

他呼唤我,语气轻柔得就像是花瓣落在溪流上泛起的涟漪。

「Clear。」

他依偎在我的怀中,任由我将他揽在双臂间轻抚他细腻的发丝,然后坦然地抬起头,如同他身后的星辰一般同样耀眼的金色双眼注视着我,眼睫如同停栖了蝴蝶般颤动着。他抚摸我的面颊,抚摸我的右耳和右眼,像是对待一块脆弱的水晶般小心翼翼。

而我也正是一样地如此怜爱着他。

即使清晰地在内心深处明白着这并非是现实,因为没有任何实感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被触碰时的温暖热度,可是却又无比渴求着那是真实存在的一切。

我感觉到了嘴唇在缓缓地翕张,可是我发不出声音来,我只能听到自己微弱的,浅浅的,却也无比焦躁的低吟声。我想要呼唤他的名字,想要回应他的热切的内心。

我想要……去到他的身边,告诉他我只因为他而拥有的心脏是如何跳动,他于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我想要……去到您的身边。

而他只是离我越来越远,被身后的星光所簇拥着,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温柔的世界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分崩离析,破碎的玻璃和繁星所迸发的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

「苍……」

 

「Clear。」

 

> > > 
    

    这座如同金丝鸟笼的岛屿,忘却了时间所存在的意义多久呢?

    偶然路过那一方已经不再是永夜的巨大一隅,即使仍旧未被遗忘,但在冬日没有星光的夜晚向它望去,也如同沉睡的废墟似的静谧无声。曾经站在这里不谙世事地眺望的记忆分明依然清晰,却好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一样遥远。

    一度所受到的压力和恐惧已经再也不会折磨这里善良纯真的人们,自此,世界或许会长久地给予每一个居民温柔而又甜蜜的恩泽吧。

    他忍不住这样想着,唇齿间一声绵长又欣慰的叹息化作了纯白色的雾气散向夜空。街边乌冬面的香味和一张张亲切而又熟悉的笑脸融化了身体的冰凉,即使是一个人走在街上也不会感到寂寞。

但是果然还是会寂寞吧。

在回到家后的独处时间,这样的思绪浮上的一瞬,心脏就明显地抽痛了一下,他无意识地抓住了衣领。

即使是回到了曾经的平淡生活,那一段记忆却永远也不会抹去,期待那个人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的心情也永远不会消减。

“你还好吗……Clear。”

可是无论怎样呼唤,也不会有任何的回应了吧。    

 

> > >

 

    “苍叶……”

“苍叶桑……”

我无意识地呼喊着,回应着那不断呼唤我的声音,向着眼前伸出颤抖的双手,然而我什么也没有抓住,我的手触碰到了那些在银色的月光下逃蹿的浮沉,它们有些慌张地在我的手指间缠绕,在我没有任何节奏可言的喘息中匆匆地飞出了天窗。

眼前是布置着好多好多仪器的房间,它们在黑暗中闪烁着和萤火虫一样的淡绿色光芒,偶尔发出一声冰冷的滴答声,而我静静地躺在它们之中,那些输送着精密数据的电线此刻正连接在我身体的各处,时刻监视着我脆弱的生命体征。电流通过身体的感觉带着酥麻的痛楚,即使已经这样过去了几个月依旧无法适应的机体仍然在进行着剧烈的排斥。

所以我也快要数不清,自从我在这个修复间重新获得意识后,这是第几次从梦魇中被疼痛所惊醒了。但是此刻我无暇顾及,我尝试着起身,身上被电流牵扯的钝痛让我不得不一阵阵的抽气,这才能得到片刻的缓解。

“会痛吗。”

有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粗糙的触感从掌心蔓延开来。镌刻上沧桑的声音带着疲惫询问着我。我尝试着让自己尚且能够看清事物的左眼聚焦于站立在床边的人,她正望着我,算不上慈祥的神情,却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那之中的担忧。

“多惠婆婆……”

我小心翼翼地叫出她的名字,她像是得到了我没有任何异常而放下心似的叹了一口气,另一只手抚上了我的额头试探着体温,这个动作太过温柔,让我近乎没有勇气将内心的不安传递出去。

“我……”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她轻声打断了我支支吾吾的开头,坐到了床沿边,“你应该是听到了吧,那孩子的声音。所以我才会放心不下你,到这里来了。”

我无法反驳,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停止了挣扎的动作,望着她平静如同一汪湖水的双眼。

距离太近,那倾注着对我的思念的呼唤总是从不太遥远却也触碰不到的地方来到我的耳中,撩拨着我浮躁的心绪。

而刚才,我听到了,苍叶桑在哭泣,声音很小很小,如果不用尽全力是听不见的吧。

或许是无法彼此相拥的夜晚太过寂静,所以才会那么清晰地从黑夜的彼方向我如此真切地传达着,让我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的,让人心疼的情感。

相恋的人急切的情感就像是透明的玻璃一样毫无防备地在世界上存在着,然后被现实翻来覆去地折磨。

即使不是人类,也能够好好地理解这样的感觉了呢。

“我能够理解你们彼此之间担忧的心情,”多惠婆婆在过了很久后才缓缓对着怔神的我开了口,“可是……Clear,如果不完全好起来的话,无论是你还是苍叶都无法走到最后吧。”

最后一句话刺痛了我。

走到最后……

想要和喜欢的人走到最后。

最重要的,不想分开,想要守护,想要永远在一起的人。

我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多惠婆婆说出的这句话的含义,我也比任何人都想要和苍叶桑永远在一起。

 

我低下头紧紧攥住了双手,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份安慰。

“我想……见苍叶桑。”

能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眼中流出,它们滴落在我缠着纱布的胸膛上。我并不想要哭泣,也没有对机体下达流泪的指示,可是压抑过久的情感在满溢而出之时,这些人造的液体便自然而然地随着它们涌出了。

我曾经无法理解这样的行为,可是在遇到他后我明白了它们所存在的意义,是任何精密的计算都无法做到的,因为一个人而不安,因为一个人而无法控制的内心,因为一个人……而如此悲伤。

多惠婆婆没有回答我,她扶着我以一个不会太痛苦的姿势坐起身,将我拥入了怀中。比我要瘦小得多的身体环抱着我,一下一下地轻拍着我的后背。像是要让我平静下波澜涌动的情绪。

人类的身体,和我们相比很孱弱……却很温暖。

让我想起了爷爷曾经抚摸我的厚实的大掌,可是也让我愈发地想念起那个不远处的声音。

“……呜……”

我把脸埋在她的臂弯间哭泣着,大声地抽泣起来。

 

> > >

 

不仅仅是思念,我也在害怕。非常地……害怕。

每当我的修复遇到了差错时,我都在害怕,如果这一步做不到我是否会因此而失去与苍叶桑再次相见的机会。内心越是慌乱,修复便越是进行得缓慢。

好想见你,好想见你。

这样的心情日益趋向膨胀,直到我在止住的哭泣中抬起了头,伸出手紧紧握住了眼前人纤细的手腕。

“多惠婆婆,我想……见苍叶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我知道我说出的话会让她多么地失望,但是我却笃定地望着她。

“请允许我……不,我一定要见到他。”

我好想见到苍叶桑,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哪怕没有办法触碰到他。

 

被星星的碎片刺伤的生命,已经再也无法忍受这缓慢流动的时光。

想要砸碎诺言,砸碎不曾前行的沙漏紧紧地拥抱那一瞬间的温度。

你一定,也是这样想的吧。

我听到黑暗中传来了长长的叹息,然后被那个拥抱松开了,在我疑惑不解之时,有电源被切断的声音传来,那些电线如同松动的铁链从我的身上落下。

“早去早回……”

从不远处的门边传来了虚弱的回应声。

我慌忙地道谢,穿上衣服推开了床边的窗户,还未通过二次测试的身体依然有着许多的不适,但是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

 

——和我想要见到苍叶桑的心情。

 

> > > 

 

呐,喜欢你哟,苍叶桑。

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所以,想要把全世界的幸福都送给你。

所以,在汇聚于繁星光辉下的沙漏尚未倒转之时,请再等等我。

请再在夜空下,呼唤我的名字,等待我的到来吧。

 

> > >

苍叶是在深夜中被窗外的声音惊醒来的。

他揉了揉因为流泪而有些红肿的眼睛,赤足起身推开了窗户。那声音便更加清晰地传来。

“Clear……”他喃喃地后退了几步,然后发疯一般地冲下了楼。

“Clear……!”

不知疲倦地奔跑着,身体在冬日的深夜被寒冷侵蚀到近乎窒息,可是不能停,不可以停。

    在转过那个小小的角落后,便有什么声音传到了耳中,细小得有些飘渺,就像是窥听到了另一个星球的低喃絮语。但是再向前走时,就像是穿越繁星一般愈发地清晰起来,直到来到了那冬夜依然闪耀的星芒之前。

    坐在屋顶上的身影太过明媚,以至于被夜色的深蓝晕染不上。他闭着眼睛轻声地歌唱着,睦月夹杂寒意的风拂过,扬起他眉间白色的短发,亲吻了年轻的额头。他的睫毛颤动了片刻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无比柔和地望着这个方向。

    这样的注视太过让人束手无策,他尝试着用有些滞缓地动作向前迈一步却只是一动也不动,任由那人像是一只银色的小鸟穿过漫长的黑夜,越来越近地飞向了他。

——然后似乎就在第一片雪花落下之时被温柔地拥抱了,暖意从宽大的风衣所包裹的身体向他传达过来。

但是这样的奢求却没有成为现实。

 

他只是看着那个落在他不远处的人,带着微笑注视着他。

“Clear……?”

他向前走了一步,Clear一动不动的姿态让他不禁怀疑起了现实,模糊的视野里分明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这样的距离也未免太不真实。

“这不是梦……对吧,呐,Clear,”他的声音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别的什么,“你回来了,对吗?”

雪花缓慢地落在眼前人柔软的白色头发上,Clear将食指放在唇边,嘴角浅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是梦哦。”

“……!’

“如果不是梦的话,我一定会紧紧地,用我的双手拥抱住苍叶桑的。”

“Clear……”

“但是我相信,这样的梦不会持续太久的,对吗。”

轻缓的语调让苍叶无法否定,他呆站在原地,机械地点了点头。

“你会回来的吧,Clear。”

“我会的哟,一定。所以现在,请再耐心一点。”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伸出的那只近乎于透明的手,像是要触碰苍叶的脸一般止住了片刻,却还是垂了下来。

“请把眼泪,都留到重逢的那天哟,苍叶桑。”

“……”

“我……知道了……Clear…你要快点…我等你……”

近乎带着哭腔的声音却是不可替代的轻柔。

 

> > >

 

他注视着那个转身离去的背影,孤独的为他而不知承受了多少痛苦的背影,是那么脆弱,却又是那么地坚强。

 

 

啊啊。

为什么……恋人哭泣到近乎哽咽的声音,会让自己这么的心疼。

好想拥有羽翼,穿越这段漫长的时光拥抱你,苍叶桑。

可是我们没有双翅哦,所以在看不见彼此的时候,就在梦境里相拥入眠吧,细数每一粒砂落下的时间,直到那一刻的到来。

直到我能够用这双手紧紧拥抱住你,在漫天星云下亲吻你的那一刻的到来。

 

> > >

 

Just wait for me.

Aoba-sann.

 

 

FIN
2015-1-25 18:44

 

评论
热度(7)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