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火黑】One More Contract[短篇Fin]

 @_front 送她的文。

不是一贯的文风,算是火黑的初尝试吧。


驱魔师火神x魔法使黑子的设定


> > >

枯褐色的鼠尾草串成的门帘,伴随着什么人推门而至的动作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它上一次被打开已经是上代驱魔师16岁的时日。

 

老旧的檀香木门上,镶嵌其间的殷红色结界晶石被灯光照出澄澈的光泽——上好的魔力之源往往是庇护藏书室最好的选择,尤其是对于庞大的驱魔师族系而言。

 

厚重而充满诱惑力的典籍总是需要小心对待的存在。

 

年轻的驱魔师火神大我站在门外犹豫了半晌,在他手上,紧攥的玫瑰金钥匙上已经沁上了一层汗珠,他将钥匙向外扯了扯,没有成功,索性有些粗野地生拉硬拽出来,纳回了鹅绒制衣袍里。

 

“哟西。”将手上的油灯拎高,少年咧嘴露出一个干劲满满的笑,大步流星地迈了进去。

    

然而这位驱魔师在踏进藏书室第一步时,就趔趄着打翻了手里的牛油果灯盏,臀部着地时,有些翻起倒刺的橡树地板把他结结实实扎了七下。而在倒霉的家伙伸出手想要抢救那只雕花的琉璃小灯时,一部古籍正落下不偏不倚地敲击了他的头顶。

 

“啊啊可恶,好痛——!”嘴里低低地发出几声不被驱魔师礼教所允的咒骂,火神愤愤地看着滚到书架底下的灯,他不得不趴在地上,伸出健康有力的长臂向着狭小的黑色空间摸索,灯油顺着灯滚落的轨迹洒了一路,手指上温润的触感让火神别扭地皱了皱眉。

 

“到底是滚了多深啊……——等?!!”

 

直到粗糙的指尖碰到了什么柔软的圆粒时,少年惊呼的声音差点又震下了一本书架上的书。低头打量躺在手心的小东西,他毫不迟疑地认出是一颗香草籽,水蓝色的种皮上已经浸上灯油,天窗落下的清冽光辉中,分明地倒映着月光的色泽。

 

“这不是……”

 

火神记得小时候,在宇宙沉眠之夜的那场小小逃亡。

 

他怀揣着几颗流星的碎屑翻出窗棂,滚落在鸢尾与白芷之间时,就曾经见过那奇异的植物,在月光里似乎是浅浅的蓝色,如果不留心观察,很容易就会在馥郁而艳丽的鸢尾之下被人所忽视。

 

他也同样记得第二天,兴冲冲地抱着加入了他自己的一点微弱魔法的甘露来到那片花丛时,却再也寻不见那棵小小的香草。

 

一阵熟悉的香味循着他的鼻息无声地流入,像是惊醒了倦梦般打断了回忆,火神惊讶地发现手上的香草籽竟然在散发幽蓝的光泽,伴随着小小的颤动,他着急地念了咒试着封闭那颗香草在他掌间流溢的魔力,然而却发现完全无济于事。

 

慌乱之中他将之抛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咔哒”一声,恢复了沉寂。

 

“……被,被我摔死了?!不会吧。”

 

火神弯下身正要察看状况时,身后头顶的天窗碎裂的声音,这让他立刻警觉地侧过身。涌动的黑色暗流袭来时,他立刻敏捷地就地打了个滚,避开了魔法兵器的袭击,偏头看了看方才自己所处的位置,已经被烧灼出深黑的洞坑上,焦味的烟雾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望向天窗,一张没有身体的狰狞的脸出现在了破碎的窗间,以缓慢的速度靠近着。他咬紧了牙,站起身来,紧握的拳间,火红色光延伸而出的锋芒对准了那张可怖的脸。

 

“如果是想要来夺取典籍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放弃吧!”嘴角一扯,火神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你们这些家伙太弱了,要从我这里拿到什么的,简直就是无聊之极的自讨苦吃!”

 

眼前的脸突然大张开一个撕心裂肺的笑容,裂开的嘴里,毫无征兆射出的光柱朝着火神的身体击去,强烈的冲击中火神向后倒退了一步,于此同时,身后突然泛起的蓝光将他包围起来。

 

“请不要太过小看光芒的力量,我会很困扰。”

 

波澜不惊的音色传来,破裂的种子中溢出的星芒汇聚成少年的躯体。

 

“抱歉,让你久等了一下,火神君。”

 

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水蓝色的双眸淡然注视对方。

 

“你……”火神大我呆了片刻。

 

“你是谁啊啊啊啊啊啊从哪里知道我的名字的啊啊啊啊啊啊而且是从哪里来的啊喂?!!!!!!!!!!!”

 

少年正欲开口时,迫近的魔物再次射出光柱,火神下意识地将少年向后搡了一把避开了攻击。“很危险啊喂!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的好!”

 

“火神君,请不要小看我,”少年径直走到了火神的前面挡护在敌人的前方,沉声开了口,“我是黑子哲也,是火神君所召唤的名为“奇迹”的魔法使。接下来,就让我来保护火神君吧。”

 

魔法使……这家伙……保护我……?!火神将信将疑地看着对方和自己比起来明显不足够的身高优势,像是……

 

像是那年那颗小小的香草一样的孱弱不堪啊,倒不如说还要更弱也说不定。

 

说不定,其实是很擅长法术的家伙?

 

“咚”的一声传来,分神之间,他才发现黑子已经倒在了眼前魔物的结界内。

 

“喂?!!黑……黑子啊?!你这混蛋在干什么!!!”伸手如同拎小鸡一般将黑子扔到了身后,火神愤愤地护着他,伸手挥开大掌将又一波攻击阻挡下来,趁着间隙,他俯身注视着黑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种家伙还想被我认可是不可能的,你就好好地再去修炼一百年再说做我的魔法使什么的吧,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保护弱者,好了,现在快逃,这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在他回身正要与魔物拼斗时,身后的黑子却仍旧淡淡地回答了他。

 

“不,不是的。”

 

他慢慢地站起身,走到了火神大我的背后,摊开手心,一颗小小的星芒闪出了微弱的光芒,然后越来越明亮。

 

“火神君是光,而我,是你的影子。”

 

“你的光越是强,我的影子便越是深刻。”

 

“什么……唔啊——!”少年艰难地念动咒语,掌心所溢出的火红色烧灼着魔物的浓黑色火焰,交缠迸溢出的魔力在逐渐地耗尽,“可恶这家伙真的是超……棘手啊!”

 

“火神君,请给我你的左手。”

 

“哈啊?别开玩笑了!”

 

“请相信我,火神君,”黑子走到他的身旁,目光坚定,“如果是两个人的话,一定能够战胜它。”

 

火神咬牙,伸手曲成拳艰难地碰上了少年的手,由相触的手所传递的力量中,蓝色的浅光托起赤红火焰,缠绕着魔物的光柱径直击中了那张脸的正中心。

 

“好厉害……”看着魔物因为疼痛狰狞起来的面孔,火神忍不住发出感叹。

 

“请不要懈怠,火神君。”

 

“痛!关键时刻你戳我的腰干什么黑子!”

 

“如果是现在的话,说不定会有封印它的可能,”黑子注视着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魔物,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提醒着火神,“如果是火神君的力量,一定可以做到的。”

 

“哈…你这家伙,”火神忍不住笑出来,随即将相碰之处传注的魔法化为更多的动力,“做好觉悟吧,要上了啊!”

 

 

> > >

 

这儿是一片无人悉知的花园,隐蓄魔力的蘑菇和野菌一朵一朵地列队在道旁,如果在行走时留心,还能遇到叼着覆盆子在草叶间穿梭的墨蓝色鼹鼠,粉红的鼻子细嗅着果实的香甜。

 

火神大我打量着四周的景象,他的衣物上还落着一些银灰色的碎屑,他猜测那是刚才封印时魔力碎片,但却并不打算抖落它,他看了看黑子,水蓝色的头发上同样洒满银灰。

 

就像是星星的碎片一样。

 

他伸出手想要替少年取下那些碎屑,然而在即将触到时,黑子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火神君。”

 

“啊。”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火神君的影子了,帮助火神君驱魔是我的使命。”黑子淡然回头看着红发的少年,“所以,请让我们来缔结契……”

 

“黑子,”火神打断了他,“我不得不承认,作为魔法使你真的有够弱的。”

 

“……”

 

蓝发的少年微低下了头,却感觉到手被人执起,片刻后手心感觉到了灼热的疼痛。他抬起手,沿着掌心细细的纹路,延伸而出的“K”字符闪着浅浅的光。

 

“但我承认,你有一个契约这么强的实力。”火神捻过了路旁的一株四叶草叼在口中,走了几步后回身看着有些愣神的黑子,“回去了啊?我肚子饿了。”

 

淡淡的夜气里少年情绪稀薄的嘴角微上扬起一个弧度,白色围巾缠绕颈间在和风中轻柔地飞动,黑子抬手将它整了整,、浅浅呼吸之间,似乎嗅见了桔梗和紫罗兰的香气,但他只是信步走上前,与人就着月光洒过的道路并肩而行。

 

Fin

 

 


评论
热度(5)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