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团兵】On Time[短篇Fin]

很早以前送给仓老师的生贺。

转生paro。


上.In 1500,discover.

    

    

“你总是准时出现啊。”


时值深秋,远离喧嚣的郊野多出了几分萧瑟。漫山遍野都被铺满了金黄色,成片的麦浪散发着面包和糕点的香味,这让躲在灌木丛后面饥肠辘辘的黑发少年肚子又一次发出了奇怪的咕咕声。


视线穿过窸窣的,在这万物凋零的时节仍旧油绿绿的草叶,模糊地看到匍匐在地上与自己对视着的少年。


一本砖红色的书躺在他的腿边,在风里被吹乱了页数,系在侧腰的蓝色丝带飘舞起来。


“别多管闲事,每天半身泡在雕花杯里半身枕在蛋糕碟里的小鬼是不会明白,饿着肚子还要出来“干活”的辛苦的。”


语气似乎波澜不惊,少年却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攥着的、自己费尽心思才偷到的赃物已经被汗津津的手濡湿了。


“为什么不出来让我看看你呢,我的父亲和母亲其实并未和我住在一起。”


“你有好好的听人讲话吗!我可是小偷,我偷了你的家里不少财物,当然,也包括你的几本又脏又旧的破书。”


语气立刻放纵了许多,似乎这个傻小子给自己提供了不错的线索。


“哦?你喜欢看书吗,你觉得那几本书如何?”


对方似乎完全不在意他所强调的重点,只是刨根问底一般问着各种奇怪的问题,这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审讯的犯人。


但是……这种感觉,似乎并不赖,有着一种温暖的厚重感。他甚至觉得,隔着一丛灌木与自己对话着的家伙竟然该死的有些可爱。


“啊……挺喜欢的。”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容,眼神不知不觉在放松的警惕中游离开了,“我用它们换了半块面包,和一小袋牛油,那是一顿不错的晚饭。”


然后他就听到草叶被身体挤压开碰在一起时发出的吱呀声,还有自己的背狠狠撞在地上发出的闷响。


“终于抓住你了,这一次可要好好的抓紧了啊。”


男孩子被宽大黑色外套遮掩住的身体意外的敏捷有力,在自己含着血意的出拳刚刚准备就绪时就被扼杀进了他的手掌间,再次失去平衡倒下的头枕上了柔软的东西。


他被拥进了对方的怀里。


“你是利威尔吧。”


吃力地睁开眼睛,海蓝色的双瞳温和地用柔波将他的身体包覆住,慢慢地朝他的心脏注入了迷迭香一般让他一瞬间沉沦的液体。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不甘心地咬紧了嘴唇,想要从对方怀里挣脱开来,然而却再一次被以毫不留情的力道攫住了。


在细腻的金发与自己颤动的眼睫绞缠在一起时,利威尔终于失去了所有逃避记忆的勇气。


“因为你是我的啊,你是属于我的爱人。”


分明是少年的声线,却有着足足的低沉性感味道。手指指尖触碰上身下人的脸颊,久违的,遗忘了一世的炽热,再次点燃了这具蛰伏着同一个灵魂的身体。


“今天本来……应该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对吗,利威尔·史密斯。”


 

中.In 850,late

 

利威尔怔怔地望着直耸入云的巨大树木,瞳孔涣散。


明明是一种连痛觉都不懂得的生物,却是如此的旺盛,还是说,其实不懂得人类所拥有的一切,其实更好。


无从得知,被啃咬得面目全非的身体传来的剧痛也让自己无法接着猜想下去。


“混账……痛死了……”


想这么骂一句,但是只是从嘴角溢出几个血糊糊的泡泡,破裂后变成了猩红色的液体留下,滑落到早已被血染红的领巾上。


有马蹄的声音越来越近,用尽全力地转过头,看到了,让自己无比安心的身影。


然后是熟悉的温暖怀抱。


他想让视线聚焦到那个正注视着他的脸上,迫切想要知道此刻对方是带着怎样的表情的孩子般执着的念头不断地刺激着大脑。


“埃尔文……”


“对不起,我来迟了。”


想要冷嘲热讽几句,却发现异常的疲累。


“利威尔,”坚定,甚至是决绝的声线,“你记得吗,我们说好了,打完这一仗就回去结婚的。”


“我们胜利了,现在,你要回去赴约了。”


传入鼓膜后,短短的几句话也变得模糊、混乱,神经似乎已经失去了运作能力,连准确传达一句话都无法做到了。


“看着我,不许睡。”


吻上满是铁锈味的柔软嘴唇,“看着我,利威尔,不要睡,我这就去找救护班过来。”


双眼在一瞬间看清了男人的脸,被汗水和血浸染的脸和金发,和那之中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别走,埃尔文,”环住对方的脖颈,“别走,陪着我。”


“听着,我要死了……”


“利威尔……”


“闭嘴,听着……”


“你不会死的,我带你去治……”


“闭嘴,听好了……”


“我他妈的要和你结婚。”


紧紧抓着男人的手臂,好像一松开自己就要堕入什么地方,再也回不来似的。


“拜托你……”


“就在这儿……”


带着哀求意味的语气。手攥得越来越紧,眼睛却已经再一次模糊起来。


埃尔文·史密斯沉默着,将自己怀袋中一枚戒指取出,一枚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着的,弥足珍贵的戒指,然后,小心地托起了对方的手。


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对方已经慢慢散成一滩洼水的瞳孔和渐渐冰凉失去温度的指尖,以及嘴角生硬地挂起,却又再次默然滑落的弧度。



“我可以,亲吻我的爱人了吗。”


他捧起那张凋谢的脸,看着对方失去灵魂的眼眸。


“好的,利威尔·史密斯,我明白了。”


嘴唇冰凉。


心脏滚烫。


 

下.In 1500,on time

 

 

公元850年,埃尔文·史密斯结婚了,这是一场提前了的,却也迟到了的婚礼。


提前于和平到来之前,迟到在利威尔的生命消亡之后。

 

 

“很遗憾……但是,我是不会承认这个名字的。”


少年狡黠地笑着,将被握住的手摊开,一枚戒指的触感在两人的掌心之间传入彼此的脑中。


“因为你的迟到,中途我逃婚了,我去了天堂。”


“然后我一直追着逃走的你,一直到了现在。”


埃尔文·史密斯微笑,将那枚戒指拿起来,秋日绚丽的光彩中,已经有斑驳锈痕的小小圆环闪出了彩虹的色泽。


“这是我寻回前世记忆后,去到埋葬你的地方时找到的,我将它埋在了你的坟冢边。”


“而那个地方,就是现在的你的居所不远处吧。”


利威尔脸上露出了不大自然的表情,他将视线转向一边。


“谁叫你这个蠢货上辈子死的时候非要埋在我边上的。”


“啊……”金发少年紧紧拥住了黑发少年,“你不喜欢?”


“比起就会做蠢事的蠢家伙,我更喜欢聪明点的,就像你作战指挥时的样子。”


“那么还是喜欢着我了?”


“……该死的油嘴滑舌老秃头你就不能闭上嘴吗。”

 

秋风飒飒中,埃尔文·史密斯将那枚刻着沧桑的戒指再次戴上了他的爱人的无名指。


“我可以亲吻我的爱人了?”


利威尔难得地露出了有些蹩脚的可爱神情,他点头。


金发少年缓缓地凑近对方在日光里近乎半透明的,能够看到一根根血管中汩汩流动血液的嘴唇。


“……”


“……咕咕……”


“……”


“果然,还是很饿吧,利威尔?”


不耐烦地皱起了眉。


“别再迟下去了这个吻我已经等了七八百年了老混蛋!”



利威尔霸道地揪住对方的领子,将埃尔文压倒进厚实的草地。

 

We get married this day,on time.

 


Fin

2013.9.20 1:00


评论
热度(7)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