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米英】巧克力好吃吗亚瑟[短篇Fin]

※情人节贺文,别吐槽标题

 

    阿尔弗雷德终于在散会后会场外的夜幕中捕捉到亚瑟的身影时,他正在一个小小的巷子里冲他招手,即使那张脸被隐匿在了昏暗的光线里,他依然一眼就能辨识出那漂亮的五官此刻正如何巧妙地摆出一个别扭又可爱的表情。他像是深夜偷偷爬上橱柜偷尝玻璃罐里的砂糖的小男孩,偷偷摸摸地绕开自己上司的视线,并不算纤细的身体竟然意外地灵活,不出1分钟,他就在那小巷被一丝月光恩惠的角落碰了碰亚瑟的鼻尖。

    冬末的严寒依然侵蚀着这座城市,不远处枯死的树干上,偶尔传来一声老鸟干哑的啼鸣,就像是被包裹着厚厚橡木外壳的铃铛所发出的声音,或许是因为冬夜太冷,那声音在沉闷里竟带着些说不出的清冽,把昏黄色光线切成一道一道的,像是调味一般加入些颤颤巍巍的低吟。或许正是因为躲藏在这样的世界太久,也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衣服太过单薄,阿尔弗雷德才能感觉到亚瑟的手是那么的冰凉,他将那双手紧紧捂在自己的怀里,细腻的触感就像是蚕丝一样融化在他的掌纹里,顺着细细的血管渗入身体的每一寸肌理。

    这个动作太过细致,让亚瑟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呆呆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又拉开了自己的夹克将他整个儿裹了进去,隔着那件并不能起到什么保暖作用的西装外套,他能感觉到那只环在自己后背上的手此刻正在施着力将他朝前带着,让他能够更好地感受着那个怀抱,这让他稍微有些抗拒地伸出手推了推阿尔弗雷德的胸口,但是这个动作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效果,反而让他们靠的更加近,相互接触的肢体面积更多。

    他们互相拥抱着,索取着彼此的温度,仅仅是在这份小小幸福的边缘浅尝辄止,就像是意外得到了一块新鲜奶酪的两只小老鼠,在漆黑的洞里一起小口地咀嚼着牛奶的甘美,却也无比地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他们抚摸彼此的脸,感受着眼皮的颤动,鼻尖的冰凉,和嘴唇间渗透出的清浅呼吸,然后那呼吸逐渐变得有些急促,像是没有了旋律的音符在一朵朵地跳动着,敲出没有人能够读懂却也无比动听的美妙乐章。
 

   他们的双眼在黑暗中交错着视线,那视线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羞怯,和不可细言的苦涩,他们的目光在缠绵之中总是会不自觉地落向小巷外的世界,似乎那个世界的每一双眼睛都随时会窥探这个属于他们的秘密空间,窃取着那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看啊,两个国家竟然在相爱,多么地荒唐又可笑,比那童话里虚伪的白鸽翅膀还要洁白得让人发笑。

    所以他们什么也不敢做,他们无法逾越那条浅浅的却也永远跨不过的小小溪流,他们耳鬓厮磨,十指相扣,他们能感受到眼前人的心脏是在怎样地因为自己而剧烈跳动,那声音在安静得出奇的小巷里格外的清晰,那声音出奇地和谐,以相同的而又焦急的频率互相回应着,这个小发现让亚瑟慌张地低下了头。
 

   他听到遥远的钟楼上传来悠远的声音,惊飞了那只老老的鸟儿,也惊醒了那个世界里迷茫于这样的夜色的人们。

 

    “Where is Mr.Kirkland?”
    “And Mr.Jones?”

 

   小巷里的梦境开始逐渐地融化,他们依依不舍地松开彼此,亚瑟的鼻尖似乎没有那么冰凉了,他的身体像是被火炉包围过一般,周身透着暖洋洋的气息,他一向苍白的脸上竟然还带着淡淡的红润,只是因为在夜色中,这样的景致被很好地掩藏了起来。正当他要离开时,手腕的力道再次让他停住了脚步。

    “Arthur.”
 

   他在这暖暖的一隅里回头看向自己的恋人,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叼着一个巧克力就这样喂进了他的嘴里。

    “......”

    连一句告别都没有,他带着焦灼的心情离开了那个人的体温,他怕自己再过一秒就要陷在那份带着温度的巧克力甜味的世界里,跟那个世界一起融化成一滩温柔的液体。
 

   他感觉到唇齿间溢出的可可浓郁的芳香,可是那些甜美在一瞬间就变成了脑海中那个暖金色头发的人的笑脸,这让他着急地捂住了自己的脸,掩在眼睫下祖母绿色双眼里有什么流光溢彩的东西在闪烁着。

 

   可恶,不要这样啊……笨蛋。

    我会陷在那个名为阿尔弗雷德的世界无法自持的。

 

    总有一天,他会带着我一起堕落。

 

FIN

评论(1)
热度(48)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