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米英】若然相遇[短篇Fin]

※送给 @弗逼_ 的点段

※小邮差阿尔x不知道做什么的亚瑟 

※是甜的哦 

 

  我自相许,舍身何妨。To grant whatever you would crave

  欲求永年,此生归偿。I have both waged life and land

                   ——《Greensleeves》

> > >

 

    19岁的高中留学生阿尔弗雷德·F·琼斯正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遇中。

    这一天兴许真的是糟透了,第一次尝试送信这份工作的他竟然在哼着不着调的歌曲时迷了路,或许这又会成为今天晚餐时父母拿他寻开心的不错话题。更糟糕的是,当他终于晕头转向地找到了这座小花园洋楼时,忙着疼爱他的玫瑰花的屋主,信件上写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用手上的水管将可怜的小邮差从头到脚淋了个透。

    此刻的阿尔弗雷德正湿漉漉地待在完全陌生的客厅里,暖金色的头发此刻还缀着水滴,他的身上裹着屋主没好气儿地扔给他的白色浴巾。不过他并没有垂头丧气,而是跃下椅子趴在地上,好奇地四处打量着——对于新环境的新奇感压抑了倒霉带来的不快。这儿从头到尾都给人一种复古的气息,但似乎又并不是复古——只是因为这些家具真的已经上了年头。略显陈旧的木制书柜上整齐地排着厚厚的典籍伫立角落,和那看起来像是古董的落地钟依傍在一起,整个色调是木色的,唯有视线延伸过去的那扇敞开的落地窗里,小园里繁花和碧空的色泽投射进来,给这间房子染上了一些色调。他四处环视着,在回过头时看见了那位屋主,一位有着冷金色短发和粗眉毛的先生,正由上而下俯视着他,他的眉头正微微蹙起,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如同看着幼稚园的孩童。

    “Hey亚瑟,你的房间看起来老土极了。”

    “——你该知道第一次见面直呼他人的名字显得有些轻浮。”被唤作亚瑟的英国人叹上了一口气,“弄湿的信件和衣服已经帮你晾起来了,我的这份我就先收下了。”他抬起手挥了挥那封已经被烘干机烘干的信,声音却和令人感觉有些冷郁的气质不同,清亮,随着那些抑扬顿挫的英文句子却又能感觉到一些磁性的沙哑,“这事儿得怨我,抱歉,如果暂时没有地方去的话,留下来和我一起喝下午茶……也不是不可以。”

    阿尔弗雷德想或许自己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其实是因为水果塔和奶油糕让他没有拒绝的余地罢了)而选择了欣然留下。他找了餐桌旁一个不错的位置,以便能更加清楚地观察对方的行动,英国人的下午茶令他不免产生浓厚的兴趣,而这个竟然会以蹩脚又别扭的言语邀请他这个陌生人一同进餐的人就更让他感到自己无法移开视线了。

    他看着亚瑟以不紧不慢的动作旋开了茶罐舀起了茶叶,被他握着的银色茶匙与骨节分明的手上象牙色的皮肤很是相衬,连那些深色的茶叶从匙间滑入骨瓷茶壶中时,看上去都像是被放慢了镜头的芭蕾舞者,一些紫色的矢车菊像伴舞的女郎夹杂其间,以一种非常优美的姿态坠落,然后在藏匿之前对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娇俏的微笑,然后见着那些笑容缓慢地逗留在亚瑟分明的指节之间,再传达进美国少年的双目之中,无比地柔和与惬意。

    他的视线牵缠在那白皙的手指间好半晌后才缓缓包覆上亚瑟的手腕,他的衬衣是奶白色的,或许是身体太过纤细,那衣袖有些松散地垂在他的手臂上,被他刻意向上撩起过些许,手腕处稍向上位置的骨节却仍然若隐若现,当他抬起手将热水缓缓盛入其间时,那骨节就越发明显地突显出来,让阿尔很想用手触碰一下,看它是否和他想象中一般带着一些脆硬的质感,随着那手腕像是人偶般越发地下弯,注入茶壶中的水与从酣眠中苏醒的茶叶完全地交融在了一起,那茶壶上雕琢着精致的花朵和啼鸣的夜莺,这让那一瞬间溢出的香气就像是那花朵绽放所释放的芬芳似的,佛手柑糅杂红茶的香味循着那手指,那骨节,那视线再一次馈赠着这位专注的欣赏者,他忍不住嗅了嗅,扑鼻宜人。

    他终于有些放肆大胆地欣赏起他的身体,老旧的唱片在一旁的金色唱片机里播放老老的民谣,似乎是那首歌颂遗憾而又令人感觉回味无穷的一见钟情的《Greensleeves》,亚瑟正循着这音乐找着节奏,他的身体在旋律中缓缓地摇动着,阳光落在他的耳侧被他的发丝剪影成许多摇曳的碎片,拼凑成他的肩膀令人心动的弧度,那是一双怎样的肩膀呢——瘦削的、让人有着怜爱的欲望,却又与坚毅同时存在着的美感,只有像是经历过不少凄惨或是悲伤的故事的人才会拥有这样的感觉,是怎样的故事呢?或许是他与寄信人有着什么瓜葛或是纠纷吗(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又或许是因为众叛亲离曾让他饱经风霜?又怎么知道呢,他们不过是相遇不到20分钟的陌生人,所以他只是用那碧蓝色的视线在那双肩印下了一个安慰似的印痕。他用无声双眼为他传达着热切的情感。

    突然,他感受到面部传入神经的一阵燥热感,分明是还未褪去微凉气息的初春,这种感觉却一直逼近了他小小的心房,然后肆虐了进去,让他的血液循环伴随心脏的鼓动而加速了起来。当他明白过来时,才发现正是那人,用一双碧绿如翡翠,或是森林的眼注视着他。

    “你想要加些牛奶或砂糖吗?”他似乎没有读懂眼前的少年僵硬了的手指,也没有察觉到他藏在碎花桌布下的绷紧的双腿。还是说,只是没有坦诚相对呢?

    他一时像是忘了呼吸般地机械点了点头,他看着那双眼睛缓缓地垂下视线,茶水的热气浮上眼睫,像是泪光一样涣散在亚瑟的眼角。他猜测着眼前的人其实有太多秘密——比如从来只信奉唯物主义论的他此刻竟然有些笃信亚瑟是一位魔法师,因为他的双眼有着魔法,纤细,温柔,让人没有办法轻易察觉的魔法,只是一点点就将他吸引进去不能自拔,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有这么强大的魅力,让他近乎沦陷其中。他的视线无数次地亲吻了那双美丽的眼睛。

    然后——他能感觉到越来越热了,他忍不住将浴巾解散落在椅背上,他此刻能够感觉到属于自己的,19岁的少年的心正在怦怦地悸动,他正望着亚瑟的嘴唇,紧闭的,薄薄的嘴唇,他似乎不擅长笑,嘴角时常微微向下,伴随着那总是蹙起的眉头,看起来十分符合他有些苛刻的个性。可他能感受到那嘴唇的温度,即使没有触碰到,他能感觉到它的温暖,和令人惊诧的柔软,他能感受到那之中的湿润呼吸声是怎样该死的引诱着他,他急切地想要去确认他的猜测。

    他想要确认他所看见的,所感知到的一切。他能感受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陌生人,即使他们的对话少得可怜,即使他对他的人生一无所知,他想要去拥抱他的身体,感受那肩膀颤动的频率,想要抚摸那柔软的金发,想要亲吻那令他着迷的嘴唇,想要日夜都注视着他美丽的双眼。

    他不知道未来的路会是怎样的,他不敢确定也不敢悲观,他想要走进他的生活,想要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邂逅,想要陪伴着这个人一起走下去,想要成为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存在。或许前面的路途会有令人迷茫的分岔,或许伦敦的雾会让他们偶尔迷失了方向,可这都不能成为阿尔弗雷德畏惧的理由,他相信他有一颗爱着眼前人的心。他想要他。

 

    这太糟糕了。我爱他。

 

    在亚瑟将一杯醇美清甜的英式奶茶推到他的身前时,他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触感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同,却又有着无比相似之处。

    清幽幽的风拂过窗外的花田,甜蜜的芳香一直溜进了这间屋子里,16:00的钟声袅袅回荡余音,除了平静的气息感受不到任何的嘈杂。

    他看着亚瑟一瞬间慌乱的神情和不解的视线,稍微顿了顿,然后开了口。

 

    “明天有时间吗,亚瑟。”

    “Hero想和你一整天的呆在一块儿,没有拒绝的余地哦。”

Fin

评论
热度(91)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