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米英】两颗玻璃糖

一些段落。

P1 师生逆转。阿呆点段。

我视线模糊地走在夜里的城市,模模糊糊地看着自己散开的制服外套,凌乱的衬衣。然后模糊地感觉到背后有人在靠近我,我就要举起手里的酒瓶向后砸去时,他竟然抢先一步就压住了我。

“柯克兰,你醉了。”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一刹那,我就像一团棉花一样向后倒了过去——对,是把自己重重地扔过去。他如我所想地接住了我,一手环着我的胸口,一手拉住我的手臂,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的蓝眼睛里是怎样的感情。我只听到他的呼吸声,平缓,带着难以让人理解的焦灼,可是我想感受这样略有些湿润的温度,我把身体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直到他顺从地坐在地上。啤酒瓶倒在一边叮叮当当地滚远了。

难以置信,我总是在他面前摆出独立又自负的架子,看着他围着我团团转。但现在我只想依赖他,对他狠狠地,不留余地地撒娇。做出点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模样。

“你这个混蛋,阿尔弗雷德。”

我咬牙接受他收紧的手臂和压在我肩头的重量。你明明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做到这一步,该死的。

我转过身,探身想凑近他的脸,他把手指抵在我的嘴唇,我不甘心地用舌头舔他的指尖——难以置信他竟然能够做到隐忍住欲望之类的东西,即使我看不见,我也能猜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我甚至感受到自己的腰在他的怀里不自觉地扭动。他的身体有一些不自然地僵硬,伴随我即将做出的动作,他抢先一步把我搂进了怀里。

大男孩的味道,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然后我就意识到这是多么漫长的拥抱,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的拥抱。

“嘿,抱歉,就让我这样抱你一会。”他干脆地打断我愤恨的思绪,咬了一下我的耳朵,“然后让我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送你回家。”

他是个年轻的好小伙子,一个所有人都喜欢的老师——以及我的好恋人。

如果不被我的父母发现我们交往的秘密,一切都是这么的完美。

P2 hybrid child借梗。sky生贺。

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躺在绵软被褥之间的孩子,小小的,缩成一团,带着人类的柔软和脆弱,那眉目却还是和那人一模一样,坚毅的,紧皱着的粗眉,掩在金色的细碎短发之间。

这就是——亚瑟年幼的模样,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他伸手有些笨拙地抚摸着亚瑟窄小的颤抖的肩膀,美国人天生就拥有面对英国人变得温柔的能力,不容置疑。他担忧着是否会弄伤了这个不堪一击的小生命,但惊讶地发现自己早已明白了如何面对他。

毕竟他面对过的亚瑟已经太多了,在大海之上成为征服者时露出骄傲笑容的,在弗吉尼亚的山坡对他温柔微笑的,跪在雨中哭泣的,被他压在身下隐忍地咬住嘴唇的,虚弱地躺在他的怀中身体逐渐变成透明的星辰的……

不过是接受全新的一个亚瑟,对世界的英雄来说又有什么难度呢。

他眨了眨眼,让自己脸上的忧愁掩藏进愉快的笑容中,把小小的梦中人唤回了现实。亚瑟的眼睫颤动了一下后缓缓睁眼,露出了稚嫩的森林绿色。

阿尔弗雷德不管看到多久都不会厌倦的颜色。虽然,还差了点儿什么,总觉得有点空洞。

“今天要一起去游乐园吗?没有反驳的话就当你默认咯!”

空荡荡的,沉默的,没有感情的注视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涌起莫名的酸楚,他想起这似乎是第一次体会到没有被回应的感觉。

“啊哈哈…果然,你还没适应吧,身体或者是别的,没关系!明天再去也可以…”

习惯性的自说自话被抓住他手指的纤细的手扯得稀碎。

他将他抱起,不知道为什么呼吸像是在颤抖。亚瑟没有重量一般地倚在他怀中,淡金色的发梢蹭在阿尔弗雷德的鼻尖。

要学会说话和走路大概还要很久很久吧。

也或许会一直这样,无法再变成从前的样子了吧。

他拥抱着眯眼的亚瑟看着摩天轮外青色的天和白色的云,呼噜呼噜地喝着可乐。

反正再怎么是两个人,大概也不会是两个人的感觉了。

评论
热度(60)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