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浅羽双子】见えない月{620双子生贺/短篇Fin}

今年也是一样的爱着你们。
浅羽悠太,浅羽佑希。
是你们带给我这么多好朋友,是你们让我成为了一个懂得温柔的人,是你们让我第一次动笔写同人文。
那么多,都是你们带给我的。谢谢你们。
生日快乐,悠太君,佑希君。


BGM:见えない月-藤田麻衣子

http://www.1ting.com/player/4e/player_263837.html



急に速くなって 
忽然急速而来的

痛くなった胸の奥を 
疼痛在胸口蔓延

押さえるしかない 
我只能死命按住

世界在一瞬间崩塌。
手中的蔷薇花散成碎片。

他无法抑制身体的颤抖,失去平衡向身后瘫倒,背靠着一幢建筑物的墙。手心传来被粗糙石灰磨破的刺痛感,却只是双目空洞地望着高楼大厦上的电视墙。

※ ※ ※

“悠太,快来快来!”

楼下阳台传来浅羽佑希稚气的声音,带着急切和惊喜,正在写作业的浅羽悠太不得不很困扰地放下了笔跑出去,白色棉袜踩在木地板上发出猫咪踱步似的很轻柔的哒哒声。

推开落地窗,清冽的月光倾泻进房间,安详而静谧。雪白的衬衣和被褥挂在晾衣绳上,散发着薰衣草洗衣粉的香味。一个矮小的身影在这之间像是松鼠一般灵活地蹿着,忽然飞扑出来抱住了正东张西望寻找着他的双胞胎哥哥。

“悠太悠太~~(/≥▽≤)/ ”

“你很重哦…佑希弟弟,”有点无奈地笑着推推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什么事情?话说,脸上的蛋糕渍也没擦干净。”

一听到这句话,佑希就像只无尾熊一样把脸埋在悠太怀里蹭了起来,顺便把脸擦得比自家的地板还干净。直到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栗子,才捂住头回答了悠太的问题。

“你看!”一向面瘫的熊孩子此时也露出了少有的兴奋眼神,指着天上那轮明灿灿的月亮,“今天的月亮特别亮呢。”

远远地看过去,月亮小小的,圆滚滚的,像是孩子嘟起的脸,又像是一颗小小的仙女种下的豆子,在一朵一朵深蓝的云的映衬下显得非常吸引人。

虽然在心里秒吐槽千万遍“佑希弟弟真是幼稚今天都过5岁生日了看见月亮还兴奋成这样”,称职的哥哥还是作惊喜状连连点头。

“悠太以后可不可以把它摘下来送给我作生日礼物?”得寸进尺一般挂在悠太身上不起来,佑希眯起眼睛地问着。

“啊……当然可以了。”

温柔地将自己亲爱的弟弟揽在怀里,浅羽悠太低头在他的额上留下一个充满溺爱的亲吻。

“等我长高,长大了,我就把月亮摘下来给你,你要等我。”


※ ※ ※

大きな交差点 
广阔的十字路口

突然吹いた风で 
突然吹起的大风

颜にかかる髪を戻した 
将脸上的头发扬起

信号待ち 向かい侧 
在对面等信号灯时

见えたのは 
看见的竟然是

会いたかったあなたと 
一直想见的你


“大哥哥,请问你在做什么?”一个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小姑娘扯扯佑希的衣襟,粉扑扑的脸上,一对充满好奇的大眸子闪着晶莹的光芒。

浅羽佑希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她,还是用慵懒但并不敷衍的声音开了口,“在看天上的星星啊,你要看看吗?”

“可,可以吗!谢谢大哥哥!”小姑娘开心地走到那架看起来似乎很昂贵的天文望远镜前,小心翼翼把脑袋凑上去,“好黑啊……什么都看不见。”

“你太矮的关系吧。”他弯下腰,熟练地扭了扭旁边的小螺丝,听到小姑娘发出兴奋的“咿呀”声,露出满意的表情。

“我看见了一颗圆圆的很大的星球,像和菓子的颜色,雪白雪白的!”她愉快地转了个圈,浅蓝的小裙子飘舞起来。

“那个啊……”他憧憬地抬起头,仰望天空,“那是月亮噢。”

“咦?月亮难道不是那个小小的,像是妈妈项链上的珍珠一样大的那个吗!”小女孩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又笑出来,“不过,还是谢谢大哥哥了,嘛,再见咯~~~”

看着挥手跑上去追走在前面的父母的女孩,浅羽佑希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百无聊赖地望着路上匆匆而过的行人,一阵大风扬起他有些凌乱的头发,他的眼里突然出现一抹熟悉的浅色。

“……!”无声地发出呼唤,他急切地望着马路对面穿着穗稀中学校服,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然而,没有多久他便想起来,在很多年前早就离开了那个学校,他也是,那个人也是。

他叹气,低头,将刚才挪开的凳子搬过来,正要坐上去,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回头一看,是一个比自己略高一些的男生,黑色的短发,秀气斯文的眼镜,脸上却是一副“你真是无可救药”的表情。

“呃……要,你怎么回这里了?不是在东京工作吗。”他把凳子朝前推推,“坐吧。”
冢原要仔仔细细把他打量了一遍,还是坐下来,“你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乐得清闲啊,还搬个凳子到马路上来看星星。”他不客气地把眼睛凑到镜筒边,“喂…我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回事啊。”

佑希一边以面瘫表情说着“那是因为你戴着有色眼镜是看不见星星的”一边听着要君的咆哮一边将螺丝拧回刚才的位置,要骂骂咧咧地再把脸凑到镜筒边,在看清里面的图案后立刻安静了下来。他默不作声地站起来,看着眼前看起来有些颓唐的人很久。

“关于悠太他们的那次……”

“啊,说起来,要不要去我家吃饭,妈妈今天好像做了炸虾。”

即使是很平静的打断了他的话,要却能清楚地看见佑希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无措和刻意的躲避。

所以他不再提起刚才他想要提起的话题,只是回答了一句“好的”便缄口不言,站在他身边,看他收拾笨重的器具,看他单薄的身影。

这家伙……又消瘦了不少啊。明显看到隔着薄薄的衬衣,浅羽佑希凸起的脊骨,要皱紧了眉头。


※ ※ ※

すれ违った人たちは 
相互交错的人们

谁一人覚えていないのに 
明明谁都不记得

なぜあなただけは 
为何只有你一人

わかったの 
如此明了 

晚饭的整个过程安静而恬淡,浅羽妈妈即使两鬓的头发已经隐隐泛白,还是像以前一样热情可爱,一直朝冢原要的碗里夹着菜,浅羽爸爸满脸皱纹也还是不忘把佑希揉进怀里用胡茬蹭着他的脸。

“说起来……明天就是佑希君的生日了呢!”妈妈看到晚间新闻的女主播报着日期喊了起来。

气氛突然尴尬了。

佑希沉下脸,半晌才说出一句话,“也是悠太的。”

不合时宜的话一出口,整个饭桌上一片寂静。

“抱歉。我吃饱了。”佑希放下筷子,无视身后妈妈的喊声,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呃……”妈妈很愧疚地低下头,“抱歉,要君,难得你到我们家来做客,我……”

“不是你的错,亲爱的。”爸爸揉揉妈妈的头发,温柔地安慰着。

要看着眼前的一切,握着筷子的手加大了力度。

“叔叔阿姨……佑希他,还是不能释怀吗?”

浅羽爸爸重重叹了口气,以低沉的声音开口,“他没有辞掉工作,也在努力地学会人际交往
,除了每天晚饭前会习惯性的带着天文望远镜去看天,其他时间都在逐渐变得正常……我们并没有阻止他,我们知道,那一次的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

“毕竟,佑希君对悠太君的依赖,比对我们都要深得多吧……”妈妈攥着围裙,小声地补充。


浅羽佑希坐在窗台上抱着腿缩成小小的一团,红色的拖鞋一只正着,一只翻过来,安静地躺在地上,在不远处的双人床底下,是一双蓝色的,整齐摆放着的拖鞋。月光照在他的身上,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小的熟睡的猫咪。

听到房间外面传来要说着要先回去和关门声,他发出轻微的鼻息声,慢慢爬下去,一个不小心滑倒,随着“咚”的一声闷响,他趴在地上,脸朝着床下,看到了那双蓝色拖鞋。

伸出纤长的手臂,将那双拖鞋拿出来,大概因为太久没使用,已经布满了灰尘,佑希用手小心地拍灰,然而发现那灰太厚了,怎么都拍不干净,他抱怨了一句“果然还是明天拿来洗掉好了”,便将它们放回了原本的位置。

爬起来后打量着房间,桌上的红色闹钟指向23点51分,蓝色闹钟指向23点50分,他并不在意哪一个更准确,便将蓝色的闹钟多调进了一分钟。似乎是期待着0点的到来一般。

手机上有简讯提示,是要发的一条【早点休息,我明天回东京】,他面无表情地将界面退回
到桌面,是一个穿着航空服的浅色头发少年,一只手抱着头盔,脸上是温柔的笑容,在他的身边站着的,是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一脸幸福的自己。

他独自倚着桌子,沉默着,看着时间从51分,到52分,到55分,再到00:00.

“生日快乐,悠太。”他露出少有的微笑来,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一如5岁那年他在阳台看到的,又大又明亮,发着清冽的光辉。

“你什么时候才带着我的生日礼物回来啊,悠太。”他喃喃着,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谁听的。

我果然,还是很想要啊。


※ ※ ※ 

我想要你啊。

※ ※ ※


……

……

“佑希君,你怎么还在睡啊,今天不是要去看悠太君吗?”

打着哈欠抱怨着宾馆的床实在太硬有损睡眠质量的佑希坐在爸爸的车后座上补觉,不过很快就被妈妈用冰凉凉的手惊醒。

“噗……不要怪妈妈呀,被悠太君的同事们看到亲属这么懒散可不好哟。”

嘟嘟囔囔不情不愿地跟着下了车走进宏伟的航空基地,他看到他的浅羽悠太穿着制服,和与他一起训练的宇航员们庄严地站在大门前等待他的到来,看起来高强度的训练让他有些疲累,身影在列队中显得最单薄。

他走上前,看着浅羽悠太嘴角挂上温暖的笑意,不顾一切地抱住他开始撒娇。

“悠太……悠太悠太~~~”

“Hola……我会很困扰啊,佑希弟弟,”嘴上这么说,悠太还是伸出手臂环抱住他,“抱歉
,我的弟弟很黏人……”

在身边的人们温柔的笑容之中,他满脸幸福地抱紧悠太,把脸埋进他的怀里。

……

……

“呐,悠太,为什么想要当宇航员呢?”

临登月的前一天,佑希靠在悠太的肩膀上,带点沙哑的声音懒懒地问起这个问题。

“要说为什么的话……”他抚摸他的头发,语气温柔,“佑希不是说过,要我摘月亮给你吗?所以就当了啊。”

“诶?什么时候!”他惊讶地看向悠太。

“5岁生日那年啊,你忘了吗。”看着佑希低头陷入思考,过了很久眼里露出欣喜的光采时,悠太忍不住笑出声。

“悠太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呢……”过了很久,他将一个小盒子放在悠太的手心,“就这个好了!我回宾馆了,明天早上你出发时我来看你——!”

浅羽悠太在一瞬间愣住了,回神时浅羽佑希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他小心翼翼打开那个盒子,一枚小小的银戒指在月光下闪着美丽的色泽。

那是浅羽佑希,无声的,来自沉默的……

……

……

浅羽佑希,你知道吗。

我们从出生时,就注定了要在一起。

以月光为誓言,以世界为立意。

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登上飞船的时刻,浅羽悠太走到楼梯口时,他回过身,看到自己身后的浅羽佑希,六月的微风吹散他眼里的泪光,他却尽量地露出最自然的表情。

“悠太,等你下周回来吃生日蛋糕。”

他露出微笑,将自己的右手伸出来,放在浅羽佑希的眼前。

那枚银色的戒指在他的手指上闪着月亮般的色泽。

“I do,佑希,我把月亮摘给你当做生日礼物。等我回来。”

佑希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地点头。

他微笑,回身走进舱门,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 ※ ※

あなたが笑いかっけるのは 
你那开朗的笑容

もう私じゃない 
已不再属于我

见上げた空には 
抬头仰望的天空

月もない星もない 
没有月亮和星辰

云がすべて覆って 
是云掩盖了一切

向こうからは 
从对面看去的话

私が见えない 
我什么也看不见


I do,佑希。
等我回来。


时间永远定格在6月13日。

世界在一瞬间崩塌。

手中的蔷薇花散成碎片。

电视墙传来冰冷机械的女声:“下面插播一条消息,第一艘登月飞船在着陆时引擎突然停止工作,飞船已经坠毁。三名宇航员内野青空,森村优树,浅羽悠太已确认遇难。”

他无法抑制身体的颤抖,失去平衡向身后瘫倒,背靠着一幢建筑物的墙。手心传来被粗糙石灰磨破的刺痛感,却只是双目空洞地望着高楼大厦上的电视墙。

“悠太……”他的嘴唇嚅动,除了呼唤那个名字,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悠太,悠太。

我不要了,我不要月亮了,我不要了。

我只要悠太,悠太,求求你回来好不好。

悠太,求求你回来。

我们一起吃蛋糕,我们一起在屋顶看星星。

求求你,回来吧。


回来吧。


和其他两个牺牲者的家属一起观看最后的录像时,浅羽佑希的脸上依旧没有了任何表情,他的眼睛还红肿着,然而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他看到他的悠太和其他三人并排站在录像机前,每一个人说完就离开了镜头,而家属们也泣不成声地走出这间房间,轮到悠太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了爸爸妈妈。

浅羽悠太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温和,淡然,没有崩溃的情绪,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他微笑着开口,“爸爸妈妈,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谢谢你们的照顾。”

“臭小子……”爸爸咬紧了牙关抱住已经泪流满面的妈妈,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佑希。”他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把手放到镜头上。

浅羽佑希走到电视前,伸手,与他的手贴合在一起。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他的身后有爆炸声传来,火星四溅,“今后即使我不在了,也要
好好的活下去。”

“我把我的生命,作为礼物送给你,这样,就能弥补没能送你月亮的遗憾了。”

他笑得如此温柔,却也如此残忍。

“さよなら。”

“悠太……”他看着电视慢慢被一片黑色覆盖,手依然没有放下。

“さよなら。”他说着,眼泪却再也没有流下。


※ ※ ※

ねぇ苦しいよ 
这种刺骨的痛苦

忘れ方がわからない 
遗忘的那方是不会明白的吧

“悠太,生日快乐。”他抚摸手机屏幕上那个人的脸,再也不是曾经温暖的触感了,可他并不在意,“又大了一岁啊,我。我会带着你的生命,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替你吃掉妈妈做的长寿面,好好的替你吃掉爸爸买回来的蛋糕,好好的,过好每一天的。”

背上传来暖流沁入灵魂深处,他抬起头,有那么一瞬间看到了浅羽悠太站在他的面前,穿着航空服,抱着头盔,另一只手上有什么皎洁而神圣的光芒。

他明白的,那是他带回来的,送给他的月亮。


I do,佑希。
等我回来。


——Fin 2013/6/30 17:06


后记:
你们以为我开虐了很开心嘛QAQ不实际上我已经哭成傻子我第一次写文把自己写哭了谁来救我。。。
对双子一直都是深爱着,这么久就算已经爬墙了,他们依然是我深爱着的双子啊深爱着深爱着深爱着写这样的文真的是对我来说是……我今天和狂笨蛋聊到我正在写时就说自己有深深的罪恶感,居然生贺写这种把自己虐成渣的东西【。
所以,让大家难过了真的很抱歉すみません!
但是,这一次应该是自己写双子文最用情的一次。用佑希对悠太的执念,和悠太因为了解佑希的个性所以用自己的生命作礼物告诉他要好好活下去这样的贴心来诠释了他们之间深刻的感情。
戒指其实只是为了圆满自己,但是可以不理解为腐向,仅仅是兄弟情什么的感觉也很好TWT总之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就最好了。
那么。最后,祝两只可爱的面瘫生日快乐。
今后的今后,也要一直在一起。
以上。


评论
热度(17)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