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APH/USK]fantastic-盛宴

养鹅小分队:

6.


-author@红茶莓 


  


Alfred x Arthur


 


01.


 


“我们走了多远了。”


 


“要去什么地方。”


 


“你是想尝试扮演绑架犯的小孩子吗?”


 


对于这些问题,金发蓝眼的人选择的拒绝回答,他沉默地点了一根烟,把油门踩到了底,老旧的车子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坐在他身边的人正打量着那只椭球形的后视镜,看着车轮后扬起一阵阵土黄的沙尘。


 


他无法估计他们在这片无人的区域里穿行了多久,手机早已因为耗尽电源而自动关机,上一次的休息时间里他稍微检查了一下后备箱,干粮和汽油所剩不多,换洗的衣物一件不剩——除此之外唯一的行李就是一个防止半路上遇到突发状况的轮胎,和现在正试图从他口中夺过烟的这个麻烦不堪的累赘。


 


“我讨厌从你口中散发的烟味。”他将那根雪白色的管状物放进自己的口中,眯起的绿色双眼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沉着脸的司机。


 


“你在自己抽得欢快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不愠不火地开了口,“现在hero我可是高度疲劳的驾驶员,除了尼古丁可没有别的兴奋剂了。”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紧盯前方视线的余光里他看见那人扯掉了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又拂开了搭在腿上的黑色风衣。


 


——然后,被吻了。


 


车子以极其危险的状态向两旁毫无章法地撞去,他闭上眼睛感受着那个类似于自杀式行为的接吻,伸出舌头安抚了对方焦躁的舌尖,然后单手打出了一个完美的漂移,车子旋转着停下后上下震颤了两下,他的嘴角漏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英/国,咱们的最后一个轮胎派上用场了。”


 


 


02.


 


英/国坐在那辆破车的车顶上摇晃手里的玻璃酒瓶,红色的液体因为他的动作幅度过大洒出了些许,沾染了车顶上布满的灰尘糅杂成一块儿躺在他的身边,他居高临下地鸟瞰一片寂静的荒野,这儿的风不曾混杂水汽,吹到脸上冰冷又干燥,他偶尔能听到传来的几声萧瑟而又凄凉的鸟鸣。远处的夕阳毫无遮掩地刺入他的双眼,让他感到了一阵疼痛。


 


此刻,他的恋人美/国正蹲在地上,几分钟前他刚加上了汽油,塑料油罐放在他身边,里面的剩余量已经不再够他们下一次的使用,他用那把看起来笨重又可笑的扳手将轮胎卸下来,他的工作进展似乎不太顺利,不是把扳手飞到脚边就是被螺栓砸了脑门儿,他像是看表演似的欣赏他的姿态,偶尔冒出几声评论似的嘲讽。


 


“真该让你试试看的,这活儿有多难做。”美/国低声抱怨了几句,把拆下的轮胎扔到一边,一只路过的旅鼠差点被砸中,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匆匆跑离了这辆车老远。他抬起头看着英/国,被西裤包裹的纤细双腿正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晃着,敲打出让他心里动荡不堪的鼓点,“你该知道,要是你这么没用,等咱们到了个有人的地儿,我一定把你卖去妓院,凭你这张脸一定能卖个足够我买张一等位车票回家的好价钱。”


 


“哦——?”对答者因为这句话若有兴致地挑了挑眉,他的脸此刻正泛着醉意弥漫的红色,他撑着车顶一跃落在了地面,伸手揪住他头顶迎风晃动的那一撮金发,迫使着美/国注视着他,郊野在他的蓝眼里落尽余晖的色泽,他只需一秒就能堕入其中,“走到这儿还认为你有回家的可能吗,美/国,咱们现在可是不折不扣的——”


 


他的语调越来越轻,分明是谁也知道的话语却听着那么神秘。


 


“通缉犯。”


 


美/国不置可否地伸出手揽住他,想也没有想就吻了下去,这个没有前因后果的突如其来的吻让英/国有些猝不及防,他伸出手紧紧环住恋人的脖颈,双眼紧闭直到对方松开了嘴唇,转而将满含情欲的手抚向他的胸口。


 


“我想咱们今天得在这块鬼地方住下来了,”他炙热的气息吐在英/国的下颚上,脸上露出孩子气的神情,“要是被抓到关起来,可不管hero我的事。”


 


恋人咯咯笑着,一把拽下了他几个月没洗过的休闲外套。


 


“那就来吧,”他低声说着,声音沙哑而颤抖,“现在就把我关起来,美/国,关在你身边。”


 


“绝对不要放开我。”


 


 


03.


美/国醒来之时,漫漫长夜还未完全褪去。


 


眼前是透明的车窗玻璃,在其之外是一片无垠广袤的视野,苍穹以左是蓝宝石色,以右为柔蓝,好像是用银色餐刀割划过般地界限明晰,眠月与繁星在他湛蓝的双眼中坠下点点斑驳的碎银粉,然后一直顺着他视线洋洋洒洒落进遍地草原。


 


在那片深灰色的大地上没有绵羊和山羊的踪迹,当然也没有奶牛,当他打开车门走出去时嗅不见花朵的香气,整个世界是雨水的味道,混合泥土味儿。极目远眺是一片一片绵延起伏的山落,铺展成深黛色。在这儿,没有人烟,没有村庄,有的只有这一方土地最本真的模样,不受任何刀工斧凿的拘泥。


 


英/国正躺在副驾驶座上,身上盖着他替他搭上的毛毯和风衣。冷风从大开的车门灌进去,他不免有些担忧地回到了车内,伸出手去试探他的体温。


 


冰冷如石。


 


他的指尖在一瞬间抽痛起来,将他紧紧揽到怀里,英/国的脸埋在他敞开衬衫间的胸膛上,他感觉不到任何呼吸的温度。


 


他焦灼地看向四周,再把目光转回英/国身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他更加用力环住了那具纤细的身体,除了将自己的体温给予他,他什么都做不到。


 


有什么温热的触感从眼眶溢出,美/国慌乱地把眼泪蹭到自己的手臂上,然后继续拥紧了他,将那些酸楚全都融化到衣物里,他把紊乱了呼吸的亲吻全部落在英/国的额头,鼻尖和嘴唇上。一片模糊的视野里,一只凉透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既然这么害怕,从一开始就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呢,”他看着美/国,脸上的笑容细腻又温和,“不管是否逃出来,我都是救不回来的。笨蛋。”


 


“即使是这样,我也决不允许他们把你当做是道具,”美/国咬牙看着那张苍白的脸,“就因为国家意识体不会死去,就要被用来作为生物武器的实验体吗?太过滑稽可笑了,hero我从在弗吉尼亚诞生那天起就没有听说过比这更可笑的笑话。”


 


“美/国,你不懂,”那笑容逐渐融成悲伤,“我们生来就是为了利益,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作用,感情是我们的身外之物,从第一天起就必然伴随我们这样的结局。要说是咎由自取也未免太过残酷,可这是现实。如果英/国能够有你国家实力的三分之一,他们也不至于需要落到如今的荒唐局面。”


 


毫无预兆袭来的风再一次侵蚀着这个狭小的空间,因为多次碰撞变形的车门吱嘎作响,这让美/国把他拥得更紧了一些,英/国的一只手臂不安分地从毯子里挪出来,抚摸着他的脸,美国伸手将他袖口的纽子解开,那衣物就滑到他的肘间,露出小臂上无数的针眼和插管的痕迹,那儿蔓延出一片蔷薇色的淤血,一只延伸到他藏匿在衣物中的身体上。


 


“别说着这种违心的话了,你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公平的。不然你现在不会和我一起呆在这儿。”


 


回答他的是一声死寂中传来的苦笑,还有英/国的脸上“谁知道呢”的神情。


 


“毒性在我的体内不断地扩散着,即使我知道,我也无法阻止他们,”他的手垂落下来,安然地抚摸自己的胸口,“即使不会死亡,我总有一天会失去自我,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再也认不出来的样子。所以在这以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毁灭我,把我毁灭到再也无法拼凑成完整的样子。”


 


他坦然地面对着美/国的身体不能控制的颤抖,认真地注视他。


 


“just destroy me.”


 


“Only then,will we finish our fantastic dream.”


 


 


04.


 


从一开始这一切就不是英/国的错,美/国此刻的脑中只有这一句话。身份,地位,从一开始就不是这个人想要去接受的,而他愿意包容并包容了这一切,以此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他在强烈的请求下终于看见了久未谋面的英/国,比往日更加苍白和憔悴地躺在床上,仪器如同藤蔓缠绕他的身体,他走上去,抚他的脸,和被冷汗濡湿的金发。


 


“和我逃走吗,英/国。”他说。


 


回答是摇摇头的动作。


 


“回答我,”他低声而决绝地,“回答我。亚瑟。”


 


他能感觉到那身体不能自持地颤抖,然后缓缓地,那头机械式的点了点。


 


05.


 


这儿到底有多美呢,这是美/国第一次知道。


 


整个世界都被晨光染成了橙色,从天际到眼前都是灿烂的,低垂的牧草渐渐点燃生命的活力。从遥远到望不到边的地方,飘来了几声悠悠的羊叫。


一片没有任何生命,却又充满生命的旷野,世界的原始就应该是如此的景象。


 


 


他的恋人正靠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着,他腾出一只手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下启动键,没有回应,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备用电池装了进去,机器应声闪出冰冷的白光。


 


眼前提示着一条昨夜的简讯,他将它点开,它来自美/国/政府。


 


“我们收到了英/国的国书,药效已经进行到最后的阶段,我想你已经很好地记住了另一位的国家意识体在这段时间内的所有身体数据和状况,我们已经通过定位确认你们的位置,或许会在次日的日出时到达,希望您一切安好,我们的祖国,这一次与英国的交易非常顺利。”


 


他微笑着看着手机屏幕转向黑暗,无意再将它按开。


 


有什么刺眼的光芒落入眼中,他认为是初升的太阳,但当他看向英/国常常打量的后视镜,那之中映出的是无数黑色的轿车,正在向他们缓缓靠近。


 


他的目光落在他们的四周,簇拥着未开放的雏菊,百部草,野莓,以及许多连他都无法叫出名字的草本植物。他看到露水落在草地上印下的吻痕尚未淡去,在淡淡的晨光下就像涂了金彩,在那之间,安静躺着那个塑料的汽油罐,他想也没想就把手机狠狠扔了过去,伴随沉闷的一声它倒下了,汽油顺着干燥的泥路一直流到汽车的四周。


 


他又看了看怀里的英/国,刚才的响动似乎完全没能打扰他的酣眠,他悄悄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


 


一声汽车尖锐的鸣笛划破旷野。


 


他将火柴缓缓点燃,摇曳的火焰随着他下抛的动作,绽放在地面上湿漉漉的汽油之间。


 


这场愚妄而又荒诞至极的飨宴,并非你们能够享受的。


 


他的指尖所沾染的并非利欲熏心的芳香,而是花朵的馥郁。


 


唯有以燃烧殆尽来彼此交融才是我藏匿他最好的方式。


 


 


美/利/坚闭上眼紧靠着他的恋人,火光落在他的脸颊太过耀眼,所以他似乎并未察觉到身边的英/国脸上浮现的笑意,以及悄悄叠上他手背的那只手。


 


06.


 


 


毁掉我。


 


毁掉我。


 


 


毁掉我。


 


 


Fin

评论
热度(55)
  1. 蓝莓果茶养鹅小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