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团兵】献身于你,交付于我{短篇Fin}

献身于你,交付于我。

第一次的,团兵。

※ ※ ※

——睁开眼睛。

——你,看见了什么。

杀戮……和血祭。

——你,听见了什么。

是谁……呼唤着我的名字。

——你,感觉到了什么。

疼痛……失去。

——你为何不后悔呢。

我知道的,一切都早已是被既定的结局。

双目无意识地睁开,眼神空洞,只感觉身体如铅块般下坠着,像是要堕入永恒的梦魇。

耳畔回荡着的,肌理被生生撕裂的声音,绝望之中喉间哽咽住的呻吟。映入眼里的,安然无恙的孩子稚气的脸,还有被强大的异类吞噬着的自己,沾满鲜血的无力握着双刃的手。

下一刻,惊醒。

“——!”

惊恐地望向一片惨白的世界,稍微的混沌后是一盏清晰的明灯,映着暖黄的木纹天花板。让人安心的景象告诉着自己,现在正在军营。

是做梦了吗…为何感觉如此真实…

视线游离到房间里,看到了一旁的凳子上耷拉着脑袋熟睡着的人。

为何那疼痛,还依然刺激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一切,太不真实了。

以至于在起身后,近乎无法接受自己空荡了的双腿。

“利威尔……?”

无法想象此刻的自己是有多么的狼狈,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强迫自己接受这样的事实。像是一只寄居的软体动物被撕开硬壳一般,失去了一切存活的价值,不堪一击的自己赤裸地曝露于日光之下。

丑陋不堪。

“……利威尔……”

更无法想象,自己再也不能在走上战场前曲拳于左胸,发誓向你献上心脏的未来。

啊啊,太残酷了。

即使是被既定的一切。

※ ※ ※

厚重的窗帘被掀开,日光似乎是柔嫩的婴儿黄,照在雪白的被褥上。

逆着光看着自己的男人显得很高大,棱角分明的五官,金发整齐的梳在额前。

埃尔文·斯密斯,曾经把自己带离地下街,让自己由一个小混混成了人类最强的男人。

让自己从一只分文不值的蝼蚁蜕变为立于巅峰俯瞰一切的苍鹰的男人。

而今,却将他给予自己的,全部毁灭殆尽。

“变成这个模样……”

在对方在床沿边坐下时低低地开了口。

“……抱歉。”

没有听到一句责怪,也没有听到一声叹息。

“我听说,你是为了保护艾伦。”

简短的话语,浑厚的声音。

努力地挽留着自己最后一点点可怜的自尊。

“啊…也不用大惊小怪,”努力用自己惯有的语气缓缓说着。

“如果那个小子说什么”是我的错”之类的话,揍晕他就是了。”

……沉默。

没有回答自己,也没有如愿恢复到平时和缓的气氛,良久抬起头来,才看到对方注视着自己。神情里,似乎糅杂着,名为悲伤的铅灰色情绪。

“这样吗……”

不再等待自己的回答,缓缓把头转回去。

是在问,不用大惊小怪吗,还是问我,要不要揍晕自责的艾伦。

为什么自己也在似乎在清楚地告诉自己,都不是。

“——…”

努力地伸手撑上去,本该是强健双腿的地方,只是空荡的床。

身体微微前倾,细细打量着线条细致的侧脸。

“抱我吧。”

再也找不到这之外能够让你明白的方法。

再也找不到了。

※ ※ ※ 

残垣废墟之中,他拾起那只残破的,被遗落的人偶。

空洞的双眼望着自己,让他想起那曾经点燃炽热情感的火种。

只是一句缓慢而带着哀求意味的话语。

——“抱我吧,埃尔文。”

※ ※ ※

即使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悲哀,即使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

曾经设想过数次的,只有两个人的和平世界,在撕咬过自己肉体的利齿下分崩离析,迸溅于溢出的鲜血之中,由大雨献唱祭歌,将它埋葬在这场浩劫。

那么,亲吻这具支离破碎的身体吧,让他将所剩不多的一切都奉献于你。

细碎的呻吟从嘴角不经意间流出,象牙色的苍白皮肤慢慢蒙上一层薄薄的水汽。

他亲吻他满是创伤的脸,亲吻他缠着绷带的身体,亲吻他颤抖的胸口。

稍稍地向身体内迫近一些就会立刻失了血色的脸,想要小心地呵护,又想要得到他所甘愿给予的更多。

不再拥有支持身体能力的下肢近乎无力,利威尔不得不将双臂撑在身后,触上埃尔文结实的双腿。

即使这样的动作让自己屈辱无比,似乎是要承认自己的无能。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要停下。让我给你更多。

让我给你,我能做到的全部。

就是这样,是远远不够的。

“……呜……”

腰部努力地向上抬起,低下头看见视线里的人卖力的脸,紧闭着双眼,本来整齐的金发变得有些凌乱,被汗水沾湿后贴在额上。

放下身体的重心,再次感觉到袭遍全身的疼痛与快感。纵然身体忍不住的颤栗,强忍着凑近,像是小动物一般舔舐着他额前的汗水。

咸涩的味道从味蕾传入感官,融解了所有血液的铁锈味。

整个心脏像被包容于大海,快要陷进去一般。

想要陷进去,整个的,陷进去。

“唔…!”

被移动了。

身体被扶着向后仰倒,好不容易对焦的双眼,终于清晰看到了他的脸。

温柔的,没有战场上殊死搏斗时那般锐利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

这场对自己来说如此庄严的交付仪式中,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埃尔文,正注视着自己。

在空中挣扎的手无力地垂下来,就这样捂住脆弱的自己的双眼,开始呜呜地哭泣。

※ ※ ※

从把自己带离了地下一直到巅峰,再到如今陪着自己堕入炼狱。

你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的对我。

以至于,我想要给你,我全部的全部。

手慢慢放开了双眼,在床边摸索着,缓缓举起了那把手枪,未曾看见子弹出膛,却瞬间击穿了眼前温暖的目光。

少有的露出了笑容,把枪交到埃尔文的手中,再紧握住他的手。

这一次,黑洞般的枪口直指向了利威尔。

“开枪啊。”

努力地笑着,看着他慢慢埋进胸口的脸,紧紧扣住了扳机。

迟迟没有动作,急切地将枪口抵上了胸膛。

苦笑着,因为疲累而眯起了双眼。

“你在笑什么啊…”

听到这句话的埃尔文身体像是上了发条的小玩偶,迟缓地动起来,抬起了头。

“…!”

“你这混蛋…”

“那是什么表情啊…”

松开了覆盖在对方手上的冰凉的手,缓缓地抬起手臂,抚摸他的脸。

那沾满泪水,却还扭曲地笑着的脸。

露出这样的表情,可是让我很困扰啊,团长。

“你这家伙…又来了啊…”

但是,这样的你,一定能好好地接受我的全部了吧。

※ ※ ※

——“向你献出心脏,凭你的意志去做吧。”

—Fin—2013.5.17 17:19


评论(2)
热度(4)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