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养鸟者。原ID红茶莓

【极东】梦一夜

送给@小绿'( ´ ▽ ` )ノ 的文w

用了很多有点深的意象,下周会放出解释。 

 

 

梦一夜

 

    本田菊做了一个梦。

 

    他安静地坐在床沿,放松的皮肤能够感觉到床那不可思议的柔软,像是流水一样温柔地包裹住他蜷缩着的身体。他好像坐在一叶扁舟上,随着那细腻的波澜漂浮着。但是轻柔的摇曳并不能晕染开他此时双眼中模糊又坚决的眼波。

 

    “呐,我就要死了。”

 

    他听到躺在床上的王耀细声的喃喃。他看向他。及肩的墨发披散开来,和他绛红色的衣衫色调差格外的扎眼。在那之上的是他特有的东方人圆润的脸,漆黑如海上夜空的双眼正和他对视着,淡黄色的皮肤上泛着健康的红晕。

 

    这个人不会死去的,永远也不会的。本田菊对自己说着,他的脸依然那么年轻,他的呼吸依然清浅而均匀。但是他却说自己要死去了。

 

    或许他真的快要死去了。

 

    突然呼啸而过的一阵仓促的风吹熄了蜡烛,但是男子的脸依然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就好像依然有一盏他看不见的明灯笼罩着这间小小的屋子似的。

 

    他小心地将他的手臂抱进怀中,他感觉到那只手像是一只藤蔓,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

 

    “你不会死的,对吗,”他看着男子,睁大了自己年轻的双眼,“你是一个国家,你是中国,你不会死去的,对不对。”

 

    床上的人微笑着,但是那笑容异常的牵强和疲累。

 

    “但是,我还是会死去的啊,我是有归宿的。”

 

    “你能看见我的脸吗?”本田菊不甘心地一遍一遍在他的耳畔重复着,呢喃着,“你能看见吗?”

 

    他睁开眼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伸手将菊耳畔的一缕乱发捋开,又小心地捧起那张脸,“当然了,你不就在那儿吗。你一直都在注视着我,我的生,和我的死。”

 

    “你会死吗,一定会吗?”他急切地问着,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那句“他是不能死去的”。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他沉默着,看着王耀的双眼里的他的身姿,但他看不见,他只能看见无数片秃鹫的羽毛在飘飞。

 

    “日本。”他看见那双唇翕动着,“我死去之后,请你到海的尽头找到一块贝壳,将我的血肉切碎,安葬在那太阳的土壤里,抓住一只走路的烟囱铸成墓碑。请你日夜为我吟唱,为我的灵魂歌咏。”

 

    他看着王耀,他问,你会回来吗。

 

    “太阳……快要升起了呢,升起了就不会落下,但是,也总会落下的。”

 

    “我会在落日之时,来到,你的身边。”他将手从本田菊的怀抱里抽离,轻轻放在自己的唇间。

 

    “或许有些人,只要一天就能看到落日,但有的人,却要为了一个落日而耗尽一生,甚至一百年。”

 

    他笑了。

 

    “可以的话,为我等候一百年吧。我一定会再次,来到,你的身边。”

 

    本田菊看见他眼中的羽毛突然静止了,然后碎成了一滩墨水。他看见了自己的脸,自己的颤抖的身体。

 

    他知道,他已经死去了。

 

    他赤足踏上木屐走出了家门,他走过了大山,每一座山上的岩石都小心地避让。他走过了大海,踏着波澜如同踏着一方田地。他走到了海的尽头,他拾起了一块破碎的贝壳带回去,用它将王耀的身体切碎,再将他埋进了太阳的土壤中。

 

    他再安静地坐在码头上,等了6年,抓住了那只行走的烟囱,他将它竖在那个空荡的坟头。

 

    他又倚着那坟头,看着眼前的潺潺流水不知疲倦流动着的白日的梦。太阳正如那个死去的人所说,再也没有落下过。他无法沉睡,也无法休眠,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他数着每一次落在头顶的雨滴和落在鼻翼的雪花,可那轮红日依旧没有落下。

 

    他看着自己眼前不知何时冒出的小嫩芽每天长高多少,可那轮红日仍然没有落下。

 

    他看着这个似乎永远静止了的世界,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被欺骗了呢。

 

    然后他发现,不知何时,那只小嫩芽已经和他坐着时一般高了,花骨朵儿似有若无的触碰着他的脸,接着就开放了,是一株血红色的牡丹。

 

    多么美丽的花朵。本田菊感叹着,亲吻了它的花瓣,然后他抬起头,漫天的星辰都落入他的双眼里。

 

 

 

    他这时才惊觉,“已是日落了。”

 

 

 

Fin

评论(4)
热度(12)

© 蓝莓果茶 | Powered by LOFTER